850wtm

动力电池行业洗牌开始!行业老三沃特玛危险

origin车东西2018/04/13

车东西(公众号:chedongxi) 文 | Origin 眼下投资最火热的行业是啥?当然是动力电池啊。 风口 […]

车东西(公众号:chedongxi)
文 | Origin

眼下投资最火热的行业是啥?当然是动力电池啊。

风口之上的动力电池正在制造传奇,宁德时代24天闪电过会,上市估值1300亿引发新一轮热钱疯狂涌入。

然而,看似整体向好、前景无限的行业中,却已经开始有企业显现深刻的危机!

上周,上市公司坚瑞沃能旗下的沃特玛爆出20亿逾期债务,引发股价跳水。管理层股权遭冻结、实际控制人股份遭平仓等消息接踵而来。

令人惊奇的是,沃特玛去年的动力电池装机量超过2GWh,在动力电池行业中排名第三。这家在业绩成长上颇制造了些传奇的行业季军,究竟发生了什么?

行业龙头上市,技术路线更迭,补贴政策大改,动力电池行业将要变天!在快速变化中转身不及的沃特玛,会成为动力电池行业洗牌的第一个牺牲品吗?

股价 拷贝

沃特玛母公司坚瑞沃能股价走势

本文为车东西“动力电池行业观察”系列文章的第二篇,关注近来深陷资金困境的沃特玛。

一、电池老江湖 曾制造1600倍增长传奇

2002年,沃特玛的前身乐凯电池在深圳成立,其创始人李瑶曾经在当时的电池龙头比亚迪中工作过8个月,还一度负责过电池标准的项目。

成立之初,乐凯公司造的是镍氢电池,但后来一直涨价的原材料带来了庞大的资金压力,于是李瑶开始带领公司寻找新的技术方向。2006年,李瑶找到了成本更低、寿命更长的电池方向——磷酸铁锂。

当年,李瑶将乐凯改名为沃特玛(optimum,最佳),购置了一批设备,开始生产磷酸铁锂动力电池,将巴士公司作为目标客户。不过当时,用电力驱动的公交车还是个稀罕物,新生的沃特玛一时未能打开市场。

李瑶 拷贝

沃特玛创始人兼董事长李瑶

事情很快在2008年出现转机,当年中国政府借奥运会之势大力推广新能源车,国有性质的公交公司成为了先锋队,每个试点城市中都有一定的新能源公交指标。从混动公交的电池方案做起,沃特玛开始向纯电公交的电池方案拓展,2008年上海世博会开幕时,沃特玛已经成为纯电公交的技术支持商。到2011年时,沃特玛声称在新能源公交市场上斩获了近70%的份额。

在发展过程中,沃特玛还在产品之外祭出了一套新的玩法。2013年,沃特玛电池牵头,联合18家上市公司共同发起中国沃特玛新能源汽车产业创新联盟成立,整合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下游185家核心企业,截止到目前已有1000余家会员企业。

联盟 拷贝

2015年,沃特玛实现净利润2.76亿元,较上年增长123倍。当然,如此的增长背后,和沃特玛上一年的利润太低不无关系,但尽管有新能源车市场快速增长的背景,但123倍的增长幅度出现在制造业中,仍然令相当多的行业人士都直呼看不懂。

在此期间,沃特玛一直坚定磷酸铁锂的技术方向, 对磷酸铁锂的专注使得沃特玛在技术上做到了行业前列。通常的认识是,磷酸铁锂电池的低温性能较差,很难在-20°的环境中工作,但沃特玛开发的铁锂电池系统在黑龙江、内蒙、新疆等地仍然运行良好。当年,沃特玛成为首批进入《汽车动力电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》企业目录的公司。

lfp 拷贝

沃特玛生产的磷酸铁锂电池

2016年,原本做消防产品的上市公司坚瑞消防看中了沃特玛的成长性,以52亿的价格收购沃特玛,并改名为坚瑞沃能。相较于一年之前,沃特玛的估值在本次收购中翻了四倍,成为坚瑞沃能营收占比超过90%的主力业务。在估值暴增的2016年,沃特玛也开启了大举扩张的步伐。当年,沃特玛在安徽铜陵、湖北十堰、荆州、河北唐山、陕西渭南的生产基地相继建成。11月,坚瑞沃能入股澳洲Altura矿业,开始布局锂矿开采。

2017年第一季度,沃特玛的传奇还在继续。在沃特玛的支持下,母公司坚瑞沃能2017年第一季度的净利增长,达到了令所有行业都瞠目结舌的幅度——1681倍。2016年的第一季度沃特玛净利润还是亏损15万元,而到2017年同期,此利润在营收暴增36倍的情况下增长至2.53亿元。坚瑞沃能的股价也随后一路攀升到超过12元的历史高点。

当时有媒体通过调查发出质疑,沃特玛创新联盟中下游的新能源车租赁公司新沃运力,以“反向定制”的方式,向整车厂发出订单,要求车辆必须搭载沃特玛的动力电池。而新沃运力成立仅一年即拥有了三万辆规模的新能源车车队,这为沃特玛创造了大量的动力电池订单,被认为是后者业绩短时间内猛增的关键因素。沃特玛则回应称,“反向定制”并不存在,随后事件告一段落,市场上留下的仍是1681倍这个传奇数字。

但如同一朵绚烂的烟花,精彩的绽放之后,沃特玛以及它背后的坚瑞沃能,在股价上开始走下坡路。

二、跌跌不休的股价

2017年9月,坚瑞沃能的5.26亿限售股解禁,此时占股超过5%的股东方长园盈佳开始减持,在2017年10月至12月期间,共减持约2918万股,减持获利约1.89亿元。而坚瑞沃能的董事长、实际控制人郭鸿宝在同一时期内,也累计减持1499万股,套现约1.4亿元。大机构股东的减持很快引发连锁效应,3个月时间内,坚瑞沃能股价跌幅近40%,市值蒸发100亿。

在2017年12月18日,坚瑞沃能再也无法淡定,公告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,这一停就是四个月,期间多次延期。

终于,坚瑞沃能4月2日复牌。然而等待着众股民的,却是一连串坏消息——大股东所持股份被冻结;一批银行账户被冻结;大股东一致行动人股份可能被平仓。

纸包不住火的态势下,坚瑞沃能自曝资金周转出现问题,整体债务超200亿,其中有19.98亿债务已经逾期。

如此重大的负面消息一出,坚瑞沃能上演4天连跌停。到4月8号股价5.08元,相较股价最高时已经腰斩。而截至发稿之时,沃特玛股价已经不足5元,仿佛动力电池版乐视。

股价 拷贝

三、为何坐上股价过山车?

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母公司坚瑞沃能的股价上演过山车表现,背后原因都是沃特玛。同坚瑞沃能依仗沃特玛一样,沃特玛的业务也高度集中——为商用车型提供磷酸铁锂电池。

cheche

但自2016年开始,新能源车补贴开始退坡,商用车车型的补贴额度下滑了不止一半。新能源车的政策红利开始转向。更致命的是新能源补贴新政为遏制骗补,设定新能源商用车(包括客车与专用车)的补贴申领条件需满足“运营3万公里”(在2018年被改为2万公里),自2017年生效。

这使得沃特玛的回款周期被拉长一年。

然而,沃特玛此时却正在高速扩张,到2017年超过十一个生产基地落成,个个都是总投资超过20亿的项目,同时对Altura锂矿的入股又花去2亿。仅仅是为布局产能,沃特玛就投出超百亿资金。在大力扩张下,沃特玛2017年动力电池产能超过12Gwh,旗下员工最多时超过1万人。

然而,在2017年新能源客车销量下滑的背景下,市场对磷酸铁锂动力电池的需求下降,沃特玛的产能远远未能有效利用。去年,沃特玛动力电池装机量约2.8Gwh,与其宣称的12GWh产能相去甚远。

同时,在行业竞争下,动力电池系统售价持续下降,去年行业均价为1.4-1.5元/Wh,较上一年价格降低了30%,动力电池企业的利润也被进一步摊薄。

事实上,由于普遍的扩张,动力电池行业的负债率一直都维持在较高水平。有些企业抓住了三元锂在乘用车市场上的机会,相对稳定地度过了新能源政策清理商用车市场门户的2017年。但沃特玛却因为对磷酸铁锂的“专注”而错失机会,在整个2017年都没有推出三元锂电池产品,失去了这块市场。

花钱如流水,挣钱如抽丝,沃特玛的负债一步步累积,又未及时开辟更有力的融资渠道,最终在债务问题上崩盘。

四、沃特玛的自救之路

在4月初问题爆出之后,或者说在此之前,坚瑞沃能与沃特玛就开始了自救。沃特玛董事长李瑶称试图引入战略投资,然而因为战投方对坚瑞沃能给出的股价不认同,双方谈崩。李瑶也曾试图转让自己所持股份,但随后李瑶所持股份就遭司法冻结——这直接封死了大股东进行股权转让的路径。

屏幕快照 2018-04-13 下午4.31.43 拷贝

在这之后的4月9日,坚瑞沃能再发公告,欲以存货出售和固定资产变卖的形式抵债18亿元,这个挽救措施被资本市场一度看好。但另一批股东将减持3100万股的公告立马放出,同时实际控制人郭鸿宝质押违约,总计1亿2435万股份将遭处置,坚瑞沃能与沃特玛的命运又蒙上了一层阴霾。

沃特玛副总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将在2018年开辟新业务,沃特玛的三元锂生产线将开工,储能业务也已经签下两个订单。这将是真正带领沃特玛在2018年走出资金困境的开源之举。但动力电池业内人士向车东西分析,沃特玛在三元锂电池技术上积累并不深厚,目前以宁德时代为首的企业已经在三元锂市场上站稳脚跟,后发的沃特玛与其抢市场的情况不容乐观;而储能业务目前的体量较小,无法有效消化沃特玛的过剩产能。

而沃特玛内蒙古、郴州、铜陵等地的分厂员工皆反映存在工厂停工、拖欠员工工资的现象,多地员工已经处于“放假”状态。除外部债务,内部人事体系如何梳理,也将成为沃特玛自救的一大考题。

结语:沃特玛会是动力电池洗牌第一枪吗?

2017年,国内动力电池行业态势发生了明显的改变,宁德时代一举站上行业头名,比亚迪王座旁落。

补贴政策的变化、三元锂电池在乘用车市场上的攻城拔寨,使得本不稳定的行业格局被完全打破。

形势变化之下,有企业得意——如宁德时代。自然也有企业失意——正如沃特玛。随着宁德时代上市,比亚迪开始变阵,沃特玛们显出危机,动力电池行业洗牌已经悄然开始。

若度过资金难关、开启转型之路,那么沃特玛还有机会在动力电池场中一搏;如果在资金泥淖中一拖再拖,由竞争对手开足马力生产拿下市场,那么沃特玛的遭遇恐怕会成为动力电池洗牌的第一声枪响。

智东西